我的阿拉斯加与两只鸡的童话,雷人的性启蒙

上世纪60-70年代,我们那儿的性启蒙是很丰富很雷人的。穿开档裤时一年的夏天,我去堂姐家住了两个多月,是朦胧记忆中的第一次长住亲戚家。堂姐没有兄弟姐妹,对我特别亲近,就像对亲弟弟和儿子一样关爱呵护我。堂姐的大儿子比我大一岁,我们一起和村里的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到处疯玩,爬树掏鸟窝,下河抓鱼,挖泥鳅,逮青蛙,捉蚂蚱。炎热的夏夜里,我们追着飞来飞去忽闪忽亮的萤火虫儿,把捉到的萤火虫们放到青霉素瓶里,放在床头边当小灯泡。那是非常快乐的时光,时间在飞,穿着开档裤的我们很快学会了一首雷人的性儿歌:过路客,到屋歇,饭没熟,先操屄!每当大孩子们起头唱这首歌时,我们小一些的毛孩子们就齐声的跟着吼,那嫩稚的童声又尖又亮,响彻云霄,大老远的都能听见。这时大孩子们笑得前仰后翻。路过的大人们看到听到我们在吼这首歌时,就会大喝一声:臭毛孩子们,要该打了!大小孩们则一轰而散,各自奔跑逃走,大人们也不打也不追。等到大人们走远了,孩子们又聚到一起,接着唱接着吼,觉得很好玩很有成就。后来我成了堂姐家的常客,经常去她家串们住些日子,又学会了一首更雷人的性儿歌:狗屄一把锁,牛屄一把火,鸡屄一个屁,人屄越操越有味。由于家家户户养鸡养狗,鸡狗和人也比较亲近,小孩们大多也参与养鸡喂狗,对鸡狗的生活了解得很多。小屁孩们都知道,公鸡留种,母鸡下蛋。在村民家里,母鸡很受重视,很有地位,因为鸡蛋是重要的经济来源,鸡屁眼是家家户户的GDP生产地。鸡蛋换了钱,给家里买来油盐酱醋,给孩子们上学交学费。鸡蛋还是用来过节日招待客人,给孩子们庆祝生日的高级副食品。小孩们最爱吃鸡蛋,盼望着过节过生日串亲戚,那就能吃上最爱的鸡蛋。狗能看家看护小孩,还跟小孩们玩。牛高高大大的,孩子们对牛都很敬畏,不敢围观,对牛的生活了解得要少得多。公鸡过的是皇帝般的幸福性福生活。由于公鸡不下蛋,多数公鸡的命运都很悲惨,没享受几天幸福生活就被宰杀吃掉,要不就是年幼时就被去势骟掉,在鸡群里当太监。农户家里一般只留一只公鸡。常见的是一只公鸡领着一群母鸡,在庭院菜园野地里觅食。公鸡很温柔,对待母鸡们就像对待嫔妃一样。公鸡领着它的嫔妃们觅食时,如发现美食,会温柔的咯咯咯的叫,招呼嫔妃们。它会啄起食物,再吐出,让嫔妃们来分享。公鸡很勇敢,若遇到别的鸡群抢食,则怒目冲冠,全身羽毛竖起。为保护嫔妃们的利益不受侵犯,公鸡凶猛的冲上前去奋力打斗,跳起来,飞起来,用坚硬的尖喙啄对手,直到对手败走。发情性起时,公鸡先围着母鸡转圈圈调情,咯咯咯叫声不断。公鸡猛然的跳到母鸡背上,母鸡则蹲下,尾巴往上撅,露出鸡屁眼,公鸡则撅起又大又长又美丽的尾巴,坚硬的尖嘴紧紧的啄住母鸡脖子上的羽毛,将其屁眼压低对准母鸡的GDP创造地,尽全身的力量的压上去,紧紧的贴在那里,全身震颤后飞跃而下,翘着漂亮尾巴,昂着头,围着母鸡转几圈,咯咯咯咯,意思是你爽吧,俺特别爽。这个过程持续约10-15秒,与著名高官雷区长的十二秒有得一拼。公鸡一天能十几二十几次的跳上不同母鸡的背上。当你听到公鸡咯咯咯咯的爽爽叫声时,就知道它是在宣告刚刚完成了一次临幸。鸡社会奉行的是一夫多妻,是官员们公知们土豪们叫兽们的榜样,有利于GDP总量的提高。因为公鸡没有小鸡鸡,不存在尺寸问题,硬度问题,时间问题,也就没有男人们特有的由鸡鸡长短大小软硬引起的烦恼。公鸡的性能力是男淫人们所望尘莫及的,其性福也是人们无法想象的。乡里有句谚语:正月看不得狗交媾。意思是春季农历正月是狗的发情交配季节,碰到狗交媾会有不好的运气。公狗母狗交媾高潮时,会发出一阵哇哇哇的高声狂叫。交媾后由于公狗阴茎骨膨大拔不出,性福的两头狗的性器官长时间连在一起分不开,形成独特的连体狗继续爽着。不知是出于妒忌还是愤愤不平,当狗们发现了还在爽的连体狗时,会大叫着去攻击撕咬连体狗,想把它们分开,不让它们爽。连体狗则会跑到野外开阔地带,便于行走逃避攻击。这样的连体狗行走时,会引起群狗的骚动。狗叫声此起彼伏,又招来更多的狗男狗女们来拆鸳鸯,追咬连体狗,连体狗则边战边退边爽。这场面很是儿童不宜。可狗们的打斗吠叫声会引起小孩们的极大兴趣,不一会狗群后面就会聚集一群男女小屁孩,盯着打斗得哇哇叫的狗群看热闹。胆大的男孩会去找长木棍或长竹竿,老远的隔着狗群去敲打连体狗,打击狗男女的爽劲,想帮一把把它们分开。更猛的是有的男孩会将火把绑在竹竿顶端,伸过去在连体狗头上和连着的性器附近来回晃悠。这招最狠毒,这时往往是整个连体狗事件的高潮。由于对火的极端恐惧,连体的公狗母狗会绝望的喊叫并试图逃跑,群狗们则围着跑跟着吼,众孩儿们跟着起哄,大呼小叫,胆小的小孩会被吓得哇哇大哭。突然,狗的吼叫声嘎然而止,连体狗分开了,狗鸳鸯急速的逃走。众狗们反应快,狂吠声再起,紧追狗鸳鸯而去。小孩们则议论纷纷,讨论着这是谁家的母狗,几个月后到谁家去要狗崽,然后散去。公狗母狗的性福生活是值得人类羡慕的。连体狗从形成到分开一般需要一两个时辰,也就是二到四个小时。人类要是能做到这样,男人女人都一定会爽死。穿开档裤的男娃女娃们不避嫌,常常在一起玩耍,下河游泳抓鱼抓虾,下地拔草捉鸟捉虫。男孩女孩尿尿时,很自然很容易的被围观,众小孩们很早就知道男女有别,尿尿的地方大不一样:男孩有小鸡鸡,女孩没鸡鸡有BB。男孩们有时还比比各自鸡鸡的大小,议论一下谁的长谁的短,谁的大谁的小。小孩们混沌中觉得女孩尿尿的地方特别神圣,不能随便说起那地方,看看就好。因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子吵架时,只要一方喊出骂人的话,操**的屄,就会吵得更凶,吵架还会升级为打架斗殴,甚至头破血流。我们一帮小伙伴们在唱着性儿歌的成长过程中,在围观鸡鸭猪狗等动物的性行为的热闹中,在娶媳妇嫁闺女的喜庆气氛中,明白了男女肯定要干点什么事才能生出孩子。我们快乐的玩儿成长着,盼着快快的长大娶媳妇,但对男女之事混混沌沌模模糊糊似懂非懂。突然有一天,消息传开,新婚的柏子夫妇深夜象连体公狗母狗一样被紧急抬到医院。那是柏子新婚的第五天深夜,夫妻行房后由于某种原因象连体狗一样连在了一起,无法分开。紧张的柏子顾不得脸面子,只好喊老母亲过去。老人从没见过那阵势,惊慌失措,束手无策。万一新娘子有个三长两短,他们无法向新娘的娘家人交待。老人想到的,就是立刻送他们去医院。招呼老头子立刻去找来柏子的几个同龄伙伴,将柏子和新娘子用被子裹好,连夜用门板将他们抬到了医院。当小孩子们知道这个雷奇的故事时,已是十多天以后了。这事越传越玄乎越神秘,让小伙伴们对长大后的男女结婚莫名的恐惧起来。很快的好几年飞过去了,我们都上中学了。中学有好几百个学生,个子大的都十八九岁了,与我们一帮十一二岁的小个子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。生理卫生课是由一位学历史的老先生担任。那一天上午,老先生就要讲解同学们盼望已久的生殖系统一章,男生们抬着头侧着耳,女生们低着头红着脸,鸦雀无声,等着老师来上课。十几分钟后,老先生拉着长长的清瘦的脸,朝天鼻上架着大瓶底眼镜,腋下夹着课本,走到讲台上,看也没看一眼安静得出奇的学生们,清了清嗓子,说:今天的课,我就念一遍。老先生慢慢的念着,稀疏的几根胡须抖动着。台下的男生女生都屏住呼吸,看着听着,思绪混乱的飞着。刚念完,下课就铃响了。男生心目中最重要的一章,生理卫生最重要的一课就这样结束。生殖系统这堂课后的好长时间里,同学们仍然在琢磨着讨论着这一章里的重要部分。一天放学后,我们一群小个子正在无所事事,琢磨着去玩什么时,操场上打蓝球的几个大个子招呼我们过去。我们一到大个子们跟前,树子神神秘秘地说:我们来猜谜玩,我给你们出个谜语,谁要是猜到了,我就给他一颗烟抽。你们今天还可以和我们一起打打球。他晃晃手中的一包烟,拿出一颗,一字一句的说出谜语:蹲着开花,站着缝合。长年四季不干水,六月炎天不生蛆。摸得,看不得。味道好,吃不得。为了尝尝那颗烟,还有可能和他们一起打蓝球(球场都是大个子们把着的),众孩儿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争着猜开了。有说是板栗的,有说是河蚌的,有说是螃蟹的,还有说是冰棒的。每听到一个答案,树子都是咧着嘴晃着脑袋,不对不对。其余的几个大个子则哈哈大笑。猜了好大一会后,大个子建忍不住了,说:你们都是太小的毛B孩,还想抽烟,打球?烟我抽了。球,也别想了!告诉你们吧,那是女人的屄。你们都长着鸡鸡,鸡鸡是干什么用的?知道不?!鸡鸡就是操屄用的。屄的味道好不好,你们长大娶老婆了就会知道了。他娘的臭小子们,快滚到一边玩儿去吧。哈哈哈!虽然饱受性启蒙性教育,那时的少女少男们信守道德,坚守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能一生相亲相爱的人。他们对男女之爱的神秘感一直保持到新婚之夜,到那时他们才能明白性爱的要领,才能体会到夫妻之爱是无法言表的甘甜美妙和幸福快乐。幼时的玩伴们,不论是官至部级的真子,财富亿万的雪子,还是继续在农田里刨食的国子明子,他们从新婚夜出发,开始新的人生旅程,全心全意全力地经营着保护着他们的爱巢,一生一世坚守着夫妻的爱情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我的女儿出去玩的时候,买回了两只毛绒绒的小鸡,煞是可爱,两个小女儿喜欢的不得了,喜欢就是喜欢了,去喂养却是另一回事,楼上的逼仄的空间里,没有小鸡的立足之地,而且,孩子还要上学,就把两只小鸡放到我的父亲家里了,这样,每逢周末孩子们去看爷爷奶奶的时候,就能够见到小鸡了,两个小孩子,更是直白,“看小鸡去啦!”哪是看望爷爷奶奶呢?

图片来源于李振

侄子大学毕业了,找了一份并不是很稳定的工作,工作之余,出于莫名的喜爱,买了一条阿拉斯加小狗,后来才知道,全名是阿拉斯加雪橇犬,买来的时候才刚刚满月,侄子也是费心了,工作之余,悉心照料,到三个月的时候,已经出落成一条貌似成年狗了,一条大狗,和侄子,挤在一间阁楼上,一个人和一条狗的吃喝啦撒,也难为侄子了,最后想了个办法,和女儿的如出一辙,把喜爱的阿拉斯加放在老家,我的父亲那里了。

文/谷穗风致

这也有了阿拉斯加和两只鸡的第一次邂逅,他们如何沟通交流是他们的事,我不得而知。

一说到鸡,立马柔情满腔。仿佛闻到了鸡肉的甘香。不要说湛江沙姜鸡、清远白切鸡、太和烧鸡、客家咸鸡、铜盘蒸鸡、顺德猪肚包鸡、海南椰子炖鸡……单单是一碗新鲜的鸡杂菜心汤,就足以让我口水流一地。

父亲母亲其实并不是喜欢动物的,可是孙子孙女的挚爱,因此就把这份任务当工作一样完成了。

图片 3

两只鸡长得很快,两三个月的时候,已经是半大鸡了,而且,从鸡冠也清清楚楚的宣告他(她)们的性别,一只是公鸡,凝是他的主人,一只是母鸡,润是她的主人,为了与阿拉斯加的和平相处,父亲就把两只鸡关在一个铁笼子子里,因此,阿拉斯加有了与两只鸡的相互关注的时期。阿拉斯加会经常的观望笼子里的两只鸡,有时候竟用他的爪子去抓笼子,端给两只鸡的水,阿拉斯加也张嘴去喝。

白切鸡

这里面一定有交流,或许也有争执,动物的事情,我不得而知。

说到鸡,又想起了童年。小时候,家在粤北山村。那个物质并不丰富的年代,几乎每家每户都养鸡。鸡蛋、鸡肉,是孩子们长身体最好的营养美食,也是老人、产妇很好的滋补品。

阿拉斯加确实是一条名犬,我和孩子回家多了,慢慢熟了,每次回家,每每跑上前,如癫似狂地亲昵纠缠,很多时候,会直直的站起来,两只前爪搭到我的身上,接受我的抚摩揉拍,和我腻歪好久,后来,父亲就拿了一根细绳,去赶开她,(阿拉斯加是一条母狗),两个孩子润和凝更是稀罕的不得了,自从阿拉斯加来了后,周末不是去看两只小鸡了,她们说是去看狗狗了,两个孩子还给阿拉斯加取了个名字,叫“库克”。

一天,母亲到镇上集市带回十几只绒毛小鸡。精心喂养一段时间后,绒毛渐褪,羽毛渐丰。这时,就可以分辨哪些是公鸡,哪些是母鸡了。

阿拉斯加和普通的狗的食物是不同的,她的狗粮要单独买,父亲一直抱怨,这么贵的狗粮,花销太大了。每天早上,父亲母亲带阿拉斯加出去遛一趟,狗也是一通撒欢,然后,很听话的跟着父亲母亲回家。

图片 4

两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鸡,依然在过他(她)们的生活,有对自由的渴望?会羡慕阿拉斯加?我也不得而知。

大公鸡

一天我和孩子回家的时候,看到两只鸡只剩下一只了,父亲说,不知道什么原因,狗竟然把笼子的门弄开了,那种公鸡很厉害的,他会啄狗,因此,他没事,那只母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,被狗咬了,快死了。我去看被父亲放在一旁的母鸡的时候,母鸡真的还没有死,不过完全的躺在地上,奄奄一息了。而鸡的身上,并没有多少血腥气,甚至几乎没有伤痕,或许,三四个月大的狗,还不知道如何去杀死一条生命。

小公鸡长到三个月,选出最漂亮强壮的两只,作为传宗接代的“种鸡”。种鸡会打鸣,勇猛好斗,鸡冠又红又大,威风凛凛。是公鸡中的“战斗机”。其他公鸡,则面临做“太监”的命运,有专门的兽医为它们“净身”。经过手术的公鸡,鸡冠变得很小,性情温和。它们是专为盘中餐的“骟鸡”。骟鸡可养到八、九斤重。逢年过节,杀一只骟鸡,足可让一家老小吃上一顿丰盛的鸡宴。

润一脸的不开心,她的小鸡被阿拉斯加咬了。

图片 5

母鸡的伤心事随着日子慢慢过去了,母鸡是可爱的,阿拉斯加也是可爱的,在心里,也许孩子们已经悄悄原谅了阿拉斯加的鲁莽与过错。

图片来源于李振

父亲说,那只公鸡已经学着打鸣了,刚开始的时候,打鸣的声音一点也不好听,不像是打鸣,现在,已经学会打鸣了,有意思的是,每次公鸡打鸣的时候,笼子外面的阿拉斯加也会操着她那如狼的叫声,跟着吼上几嗓子,父亲对孩子说,他们是朋友呢,润说,动物也会说话的,润看动画片看的,相信动物也有语言了?我神奇动物间的默契,也神奇祖孙两代人的默契。

图片 6

春节假期到了,我和孩子回家的时候,阿拉斯加竟然没有跑过来,院子里一片安静。父亲说,岳(我侄子)把狗送人了,然后就是说,狗如何不好养,如何的花费多。不仅是孩子,我心里也怅怅的,终究是陪伴了这么久的一个生命啊!父亲对孩子们说,最近那只公鸡一直不吃东西,他在想那只狗呢!

图片来源于李振

过段时间,我和孩子们回家,孩子去问她们的爷爷,那只鸡没事吧?我听父亲说,没事啦,吃东西了!

小母鸡长大后,鸡冠红了,羽毛有光泽,就变成“妙龄鸡”了,自然成了那两只种鸡的皇后、嫔妃什么的。

本文由lom599le百家娱乐登录发布于两性话题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的阿拉斯加与两只鸡的童话,雷人的性启蒙
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